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▲美国总统拜登资料图。图/新华社美国近12万铁路工人、车长、技术人员正等待当地时间9月15日的一场谈判结果。如果谈判不成功,他们将发起30年来最大规模的罢工。美国铁路协会(AAR)表示,一旦罢工发生,每天给美国造成的经济损失可能超过20亿美元。当地时间9月14日,美国财政部部长耶伦对媒体表示,如果全美铁路员工进入罢工状态,将对全国范围内的货物运输造成“重大阻碍”;美国企业界也忧心忡忡地警告说,这场劳资纠纷有可能引发“经济灾难”。其实,如果全美铁路工人大罢工,不仅可能引发经济灾难,也有可能引发拜登的“政治灾难”。▲美国国会大厦资料图。图/新华社铁路劳资纠纷起源于两年前美国铁路工人大罢工,在7月份的时候就已酝酿。但起因要追溯到2020年1月美国铁路工会与资方启动的一次谈判。美国铁路工会要求签署新的劳工协议,以提高劳工待遇。这场夹杂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的谈判进展不顺利,但坚持谈到了今天夏天,最终宣告失败。于是,美国12个铁路工会决定进行罢工。接了这个2020年遗留问题的拜登决定积极干预——毕竟,他曾发誓要成为“美国历史上最支持工会的总统”。随后,白宫成立了一个由三人组成的总统紧急事务委员会介入此事,但这个委员会不算正式的政府机构。在调停过程中,这个白宫三人小组确实提出了一个倾向工会要求的方案。比如,建议从2020年算起,每年都给铁路工人提高工资,为期5年,最终工资上涨幅度可达到24%,其中14.1%的涨幅应立即生效;每年一次性补贴铁路工人1000美元,改善工作条件等。该委员会还为劳资双方设立了60天的“冷静期”。在“冷静期”内,12个美国铁路工会中的10个决定与资方达成妥协。但是,实力最强的两个工会决定说“不”。▲美国铁路资料图。图/新华社工时问题成了劳资谈判障碍这两个工会名称都很长。一个叫“国际钣金、航空、铁路和运输工人协会”,另一个叫“机车工程师及培训师兄弟会”。这两个工会代表了约5.7万名铁路工人和工程技术人员。不仅人数与其他决定妥协的10个工会相当,而且“技术含量”更高。这两个工会的谈判代表认为,资方并没有解决劳工休假的问题。他们指出,许多劳工被迫连续工作14天,每天工作12个小时。一些请病假、或因婚丧嫁娶请事假的工人,则被视为缺勤甚至遭到解雇。工会代表称,他们提出了可以“无薪休假”的建议,但资方拒绝回应。工会代表拿美国铁路的工时问题说事,当然可能是一种谈判技巧,但也反映了更深层的问题——如果不是美国铁路设施落后,本无需大量人力去维修养护连续工作。此外,如果不是对疫情防治不力,可用的劳动力也不会突然短缺。其实,就连拜登派出的委员会,对自己有没有解决劳资分歧的全部权力也有所怀疑。如谈判中提到的列车乘员人员问题。这一事项的权力在地方而不是白宫。本来有希望解决的罢工问题,就这么被弄拧了。▲如果铁路罢工开始,必然会给美国经济再次造成重大打击。图/新华社拜登可选的应对办法也不多两大铁路工会说“不”,有可能让其他10个工会改变妥协的初衷,重新加入到可能的罢工行列中。因为,同气连声他们才能与资方继续博弈并达成目标。美国铁路承担全美28%的运输任务。毫无疑问,如果罢工开始,哪怕只是两个实力最强的工会组织罢工,都会给美国经济造成重大打击。效率低下的全美铁路串起来的供应链本来就脆弱,而一旦美国供应链再受挑战,拜登和民主党的中期选举就更不乐观了。那么,白宫现在拿什么来应对?据悉,拜登一直密切关注铁路工人罢工的动向,并多次听取了相关部门的简报。但他的办法也不多。一种可能是尽量说服资方答应工会的要求,同时允许全美铁路在适当时候提价,这个方案的最大风险是有可能导致美国通胀率再度飙升起来。另一种可能是说服工会见好就收。先把涨薪14.1%的好处拿到手,谈判未解决的问题以后再说。还有人建议,通过国会干预提高罢工门槛。但问题是,即使国会配合了白宫,也将破坏铁路工会与白宫和民主党的关系。目前看,拜登只能寄望于工会让步。但就算铁路工会让步,他们酝酿的罢工仍可能对其他行业工会造成激励效应,毕竟美国许多人仍在感受高通胀的痛苦。而拜登刚刚签署的《通胀削减法案》,并非解开这道难题的钥匙。撰稿 / 徐立凡(专栏作家)编辑 / 何睿校对 / 赵琳



Powered by 百姓彩票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